信知彌陀已成佛,隨稱名號往西方

580


  我的父親洪略居士,生於民國八(一九一九)年,民國一百(二○一一)年三月三十日往生,享年九十二歲。父親離我們而去,雖然是悲傷的事,但我卻欣喜難抑,因為他往生極樂了。

  父親年輕時在「十萬青年十萬軍」的號召下,加入軍隊,於民國三十八(一九四九)年隨部隊來到台灣。他是個溫和的長官,很受屬下的敬愛。母親是虔誠的佛教信仰者,是一個念佛人,父親雖沒念佛,也隨著母親到道場聽經聞法。他很有藝術才華,精於書法、國畫,常書寫《心經》及一些法語贈人。

  民國七十九(一九九○)年父母親與我的兩個弟弟、兩個妹妹移居美國三藩市。我從中學教職退休後,每半年就前往美國與父母同住。

  民國八十九(二○○○)年父親中風,因兒子、媳婦的照顧、復健,加上自己的意志力,恢復得很好,生活起居一切都可自理。

  我對佛法有長時的研究與修行,總覺得沒有智慧悟入實相,往生沒有信心。曾經看過李元松老師(淨嵩法師)現代禪的書籍,很心儀,後來從網站上知道李老師結束現代禪全歸淨土,因此有緣認識了慧淨法師闡揚善導大師的淨土宗。當我看了慧淨法師的《第十八願講話》之後,對「稱名念佛,必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」的彌陀本願,生起了深信心。

  父親九十一歲那年,得了胃癌,電療一年好了之後又復發。往生前三個月,我很有信心地對父親說:「阿彌陀佛第十八願真實不虛,阿彌陀佛在法藏菩薩因地修行時發願說:『設我得佛,十方眾生,至心信樂,欲生我國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覺。』」父親問我:「阿彌陀佛已成佛否?」我說:「成佛已經十劫。」父親也看過《阿彌陀經》,所以立刻說:「我知道了!」隨即向我要了念佛機,整日聽著。

  只要前往美國,我就與父母親同住,順便照顧他們。往生前一天早上,父親還和我們打麻將,午睡後,我依例到床邊探望,父親已經不醒人事,身旁的念佛機還開著。我心想,父親可能就要往生,於是晚上開始為父親念佛,到了半夜十二點,改由母親再助念一段時間。隔天早上,母親與我繼續助念。正好父母親的好友葉姑姑(大覺蓮社創辦人)、王老師Aggie,帶著午餐要和我們聚餐,就跟著我們一起助念。助念到下午三點三十分,我清楚地看到父親念佛三聲,在「佛」字下吐出最後一口氣,安詳地走了。雖然父親用金剛念的方式念佛,只見唇動而未出聲,可是連一旁的王老師Aggie也看到了,說:「看!洪伯伯在念佛!」

  再助念到第二天下午三點三十分,幫父親換衣服,父親全身柔軟,頭頂溫熱。

  父親的往生,每次回想起來,都令我感動。父親善根成熟,聞彌陀已成佛,當下信受,即蒙彌陀攝取不捨。印證了善導大師之言:

  彼佛今現,在世成佛,當知本誓,重願不虛,眾生稱念,必得往生。

  彌陀成佛十劫以來,日夜長伸金臂,呼喚十方眾生,只要眾生願往生,即垂慈接引,就像久候浪子歸鄉的父母,沒有絲毫嫌棄,只有無盡的憐愛。

  一心頂禮大慈大悲阿彌陀佛

洪曉玲 記 二○一二年四月二十日

標籤: 念佛往生, 往生極樂, 佛教, 念佛人, 心經, 中風, 慧淨法師, 善導大師, 第十八願講話, 胃癌, 念佛機, 助念, 攝取不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