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郎念佛-身現佛體

3140


出自《拾遺古德傳》卷四之五
慧淨法師 譯

  日本大阪附近的小島,有一名叫耳四郎的人,生性兇惡,遊手好閒,是個無業遊民。當時,法然上人(一一三三 ~ 一二一二)在白川房(位於京都市柿小路),整夜說法。此時,耳四郎來到京都,四處遊蕩,趁著黑夜,意圖行竊,於是來到白川房,躲在樑柱下,等待大家就寢,準備下手。此時法然上人說法云:

  凡夫出離要道,無如「淨土一門,念佛一行」。
  謂其「機」則十惡、五逆、四重、謗法、闡提、破戒、破見等罪人;
  論其「行」則十聲一聲,任何嬰兒亦可稱之;
  言其「信」則又一念十念,任何愚者,亦可發之。
  「本願」原為十方眾生之故,任何機皆不漏,任何人皆不捨。
  「十方眾生」中,有智無智,有罪無罪,凡夫聖人,持戒破戒,若男若女,若老若少,乃至三寶滅盡時之機,皆包含也。
  但遇本願,得聞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之名號,「若不生者」之誓故,阿彌陀佛以遍照光明,「攝取不捨」。
  就罪重障深,心昏識寡,更應仰佛本願。其故者:彌陀本誓:「本為凡夫,非為聖人」。應仰應信。

  如是以種種易往易行之道理,他力引接之文證,易聞易知而宣說。當時耳四郎已經忘記為何來此!只是傾耳聽聞,心中思惟:「法然上人好像為我講的,聽聞在我耳中,如是殊勝之事,從未曾有,今天來這裡,應該是度脫生死的因緣,也是佛的方便。現在應該爬出來,發露懺悔,並且問清楚彌陀本願救度惡人的事情。」作是思惟,不知不覺,已近黎明,於是爬出蹲在庭前。法然的弟子們覺得很奇怪,問他事由,耳四郎老實說出來此目的。法然上人出來見他,開示說:

  宿世因緣最難有。罪惡重障凡夫之出離,若不依彌陀難思願力,何得契乎!

  這時法然上人握住他的手,慇懃教誨,耳四郎心中覺得很高興,就退了出來,從此一心念佛。但,由於業報之身,業習難改,依然未改以前行業;唯所憑者:

  雖斯惡業強身,若念佛者,不違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因願之誓約,決定來迎。

  這是從法然上人所聽來的開示。如此經過了一年,當時有一身邊之人,憎恨耳四郎為非作歹,便夥同親近的人,設計要陷害耳四郎。於是邀耳四郎喝酒,強加灌醉,使其沈睡,然後蓋上棉被。這時拔刀欲殺耳四郎,掀起棉被一看,不得了,耳四郎全身顯現黃金色的佛像,而且呼吸的氣息,即是「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」的音聲。歹徒非常驚訝,就先把刀收起來,心中細細想道:「一定是耳四郎這一年來,不論行住坐臥,不嫌時處諸緣,一心念佛的緣故,今天才顯現此相。」心裡覺得這事奇妙可貴,屢感驚奇讚歎。這時耳四郎突然從睡眠中驚醒,歹徒就告訴他說:「今天本來計謀要害你,但見到你身現黃金色佛像,呼吸間又有念佛聲,覺得非常珍貴,應向你謝罪,因此驚醒你。我本來對你未懷瞋恨之心,只是一時的愚癡,從今以後無有餘怨了。」歹徒慚愧謝罪之餘,立即切下頭上髮髻。耳四郎聽聞後,愈覺信心強盛,也一樣切下頭上髮髻,二人一心,結庵於旁邊,寂靜念佛,終於圓滿往生素懷。

  此即淨土宗之正意:不以機之善惡論佛之攝不攝。
  此耳四郎,可謂至極罪人,惡機魁首。
  今時道俗,不管是誰,亦當如是。
  凡於此身,內懷三毒,外行十惡。
  所作雖有強弱,三業皆是造罪;
  所犯雖有淺深,一切悉是妄惡。
  因而有誰能逃罪惡生死之名哉;
  又孰非煩惱成就之體乎!
  造與不造,皆是罪體;思與不思,悉是妄念。
  然而當今之人,皆以為我身若無如是罪業,能被本願所救;我心若無如是妄念,應遂往生之願。不可作此想,因為:
  雖然身心不起惡造業,不憑念佛者,難生極樂;
  即使逆謗闡提,乘願力者,往生無疑。
  不依罪業之有無,唯在本願之信不信。

  彼耳四郎乃是山賊、海盜、強盜、竊盜、放火、殺害,以如是惡行為謀生之技,而養其妻子,以其所殺害,不可計數;如斯之人,雖作惡業,猶能念佛往生,仰憑本願,殊為可貴矣!

  又耳四郎一念歸命之念佛,不知不覺獲得金色佛體,是則行者三業與彌陀三業,若不一致,何得如此,思之可知。

標籤: 四郎念佛, 身現佛體, 慧淨法師, 翻譯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