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導大師淨土思想①

3564


《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》

慧淨法師2016年7月2日講於圓光佛學院假日佛學班

覺華法師、各位法師、各位學員:南無阿彌陀佛!南無阿彌陀佛!南無阿彌陀佛!

  感謝覺華法師及佛學院的邀請,要我跟大家講解善導大師的淨土教理。首先講一下我受邀來這裡上課的緣起,由於上一屆的佛學班有開淨土法門的課程,講課的法師是以《善導大師全集》作為教材,而大多引用《全集》之中附錄的《觀經四帖疏綱要》。事後有多位學員提議,直接邀請作者前來授課,因此才有了這一次我跟大家難得的法緣。希望在以下的幾堂課程當中,彌陀的救度法門能令大家法喜充滿。

  佛教的核心教理,是從解脫生死輪迴之苦為出發點,並以成佛為終極點,這是佛教有別於其他宗教的特色。佛教再怎樣廣大弘傳,寺院蓋的再怎樣宏偉壯觀,信眾再怎樣的多,如果離開了這個特色,就已經不是佛教了。簡而言之,佛教有其不共於其他宗教的特色,出發點在於解脫輪迴之苦,終極點在於成就每一個人的法身慧命,也就是──成佛。我的出家因緣也是建立在這個出發點上,但這事說來話長,以下我先敘述我的出家因緣與心路歷程。

  每一個人出家的因緣有近因、有遠因,從遠的說我小時候,曾經看過鄰居在辦喪事,在當時,一般民眾都是依著傳統民間信仰請道士設壇啟建超薦法事,而壇場兩側一般都是懸掛著十殿閻羅圖。當時的我年紀還小,看見一個人死亡,還得到閻羅王面前去受閻羅王的審判、刑罰,那圖畫之中的種種刑罰畫面,對當時幼小的我而言,那是一幕幕慘不忍睹、難以忍受、苦不堪言的畫面,因此那個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人是會死的,而且死了還得受苦,進一步又想到我的祖父、祖母會死,我的父母會死、兄弟會死,將來我也會死。原本一家人的團聚是多麼恩愛溫暖,可是終有一天人人都要各自離去,還得到那種恐怖的地方去受苦,光想到這一點就令我感到驚恐害怕。所以無常觀、輪迴、苦、空在我小的時候就已經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
  不久之後,我的祖父去世了,而我的祖母也在我十七歲的時候往生,讓自己深刻感覺世間的無常,所謂:「無不破之家,無不敗之國,無不死之人」。

  我出生在台南,台南是個人文薈萃的古都。在我小學畢業後,每天晚上都會去接受傳統的私塾教育。私塾教育一般都是先從《三字經》開始讀,之後再由《人生必讀》、《昔時賢文》、《千字文》、《孝經》、《幼學瓊林》、《四書》、《古文觀止》等等,這樣一系列的讀誦。

  在私塾學習時都是讀漢文,念閩南語,閩南語就是現在說的台語,緣自於閩南一帶,又稱為河洛話,河即是河南,洛指的是洛陽、長安那一帶。所以台語是漢民族在隋唐時代中原地區的固有語言,自古一直流傳至今。閩南語很優雅而且有韻味,有音節與抑揚頓挫。我們學佛、誦經,如果能用閩南語誦念的話,也很合乎當時的音節,因為古代翻譯經典都是使用閩南語及漢文。

  當我讀到《人生必讀》中的「壞事勸人休莫做,舉頭三尺有神明」,「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;不是不報,日子未到」,「父母恩深終須別,夫妻義重也分離,人生似鳥同林宿,大限來時各自飛」,這些句子時,由於那時候年紀小,心靈也較純樸,讀到什麼就會相信什麼,也希望能落實什麼,而這些句子的內容豈不就是佛家所講的無常、因果嗎?也因如此,所以從小便種下了苦、空、無常、善惡報應的觀念,而這一些種子都是促成我之後出家的遠因

  十五六歲時,我也曾接觸過鸞堂。鸞堂就是扶乩,也就是神明、鬼神來附身在乩童身上,借著他的身體拿著桃筆寫詩、寫文,所寫的內容主要都是勸人為善。而乩童大多都是性格樸實、老實而又沒什麼文化的人,但是一旦神明附身時,乩童所寫出來的詩就是詩,文就是文,合乎平仄、押韻,文字典雅、意義深遠,往往都是一語道破來者的心思。也因為好幾年間接觸這樣的場景,也加深我對於他方世界與種種冥界有著更多的想像。

  而鸞堂之中提倡三教合一,所以都會有儒、釋、道三教的經書,因此當時也讀過《普門品》、《阿彌陀經》。曾經也有過一段期間,睡覺之前都會誦讀一遍《金剛經》,誦完之後才去睡覺。但是當時智慧未開,對《阿彌陀經》裡面所講的黃金鋪地、珍寶樓閣的種種殊勝景象並沒有太多想像,不相信世間有這種地方;對《普門品》中所講的入水不溺,入火不燒的神跡也不容易起信,因此並未建立起學佛的信心。

  在我當兵的時候,當時陳慧劍老居士寫了《弘一大師傳》分為上中下三本,那個時候我也請了一套回來讀,並且看得很著迷、很相應。傳記裡面記載,弘一大師時常將六字名號掛在嘴邊,時時稱念著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也因如此讓我當時對南無阿彌陀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民國六十六年春天,當時我已經二十八歲了,但是我的性格比較內向,可以說是沉默、寡言的那一種,所以平時也較少與人閒聊,更不會想去逛街、或娛樂場所,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用來看書,即使出社會上班也是如此。當時我在高雄上班,職務是倉管,但進出的貨品並不多,而與我一起工作的會計小姐很體諒我,幾乎所有工作都是她承擔起來做,讓我有時間到旁邊看書或躲到地下室去看書。

  當時偶然讀到幾本關於現代人所記載的感應、靈異事蹟,這幾本書可說對我的人生有著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因為一直以來我都非常喜愛看書,也看了不少的書籍,但是所看內容大多都離不開傳統中華文化。

  自從看了現代人的靈異、感應事蹟後,從此我所看的書就完全都是佛教類的書籍。只要是佛教的書不管是哪一類,我都盡量去看、去蒐集,同時早晚打坐、念佛。當時有緣請了一套丁福保居士所編的佛學叢書,看了也很著迷、很相應,但還沒有想到走出家的路,只想依陳海量所倡導的觀念建立佛化家庭,當時我的觀念還停留在人生總要結婚、建立家庭、開創事業的階段。雖然如此,但對男女感情這方面還是懵懵懂懂的,也沒有想過要去追求,儘管已經到了二十八歲,卻還是一直沒有對象,而且雖然想建立佛化家庭,但又怕過度理想化,擔心一旦結婚就會被婚姻所綑綁。又想到,雖然自己有著佛教的信仰,但我的父母、兄弟依然沒有信仰,可見要影響身旁的人是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  同時,既然世間有善惡報應、三世因果、六道輪迴,可見今生今世最重大的事情,就是必須假借現在的人身來解脫生死輪迴,不然的話,所謂:「一失人身,萬劫難復」,這是非常重要的、重大的,而且難以達成又不能妥協的大事。

  在我上班的路途中,每天都會經過一座寺院。那間寺院不大,山門也很小,而門上有一首對聯:

  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?

  當時看到這首偈子對我而言是怵目驚心的,進而想到:「哎呀!沒有錯,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?我們本身的生死輪迴必須要解脫。」

  請問各位蓮友,生死輪迴需不需要解脫?(眾答:需要)。生死輪迴的解脫有一個關鍵就是──人身。六道輪迴當中只有獲得人身才可以學佛修行,才能夠解脫生死輪迴,所以在六道之中能得人道之身非常的重要,是無比的重要,佛陀說:「生而為人,如同進入寶山」。

  得到人身是解脫生死輪迴的基礎,也是必要的條件,當然它只是基本的必要條件還不到重要的條件,重要的是得到人身還要聞到佛法。當時我看了很多經書,但我不以了解佛教的常識、教理為滿足的,因為這一些都是方便教育,目的是為了讓我尋找一條能夠解脫的道路,不僅僅是我,還有我的親人,甚至所有的人也都能夠解脫的道路。也因如此,我當時認為我必須要廣泛的涉獵各宗各派的教理,一方面找尋解脫之道,另一方面也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。

  當時的我認為解脫生死是一件大事,而大事的成就往往是比較艱難的,何況是解脫輪迴的生死大事!所以解脫生死輪迴必須專修,但生活在俗世間,想要專修並沒有那麼容易,又想起:「《無量壽經》中提及三輩往生,而上輩必須出家,現在自己剛好是自由之身可以出家,如果出家將來往生就能夠在上輩。」這是當時自己單純的想法,當然《無量壽經》中真正的意涵不是這樣,只不過當時我還沒有接觸學習善導大師純淨的淨土教理,還不了解彌陀救度的本懷。

  當心中起了這樣的念頭之後,剛好高雄佛光山要舉辦三壇大戒,因此我便打算剃度現出家相,同時也到佛光山去受戒,覺得這樣的因緣安排剛剛好。同時,在我的觀念中,出家就是隱居在深山古剎中,遠離紅塵俗事,並過著非常淳樸、簡單的生活,一心向道,一心修行。有這樣的觀念是因為當時學佛都是自己去找書來研讀,沒有參與其他道場共修,所以不知道出家生活其實是非常忙碌的,除了需要帶領念佛會之外,還要處理種種會務。

  出家前我所修的法門有兩門,一門是禪,一門是淨。當然修禪時並沒有經過禪師的教導,都是自己看禪宗的語錄,平時打坐、思維;而另一門就是淨土──念佛。之所以會修學兩門,其實是抱著一種投機的心理,怎麼說呢?禪宗談明心見性、見性成佛,如果今生能夠開悟,就能夠見性成佛,就能夠有所成就;而淨土修行,只要念佛就能夠將來往生極樂世界。所以,若是修禪有成就固然好,假如沒有成就的話,至少我還能夠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若假設禪宗有成就又能往生極樂世界的話,豈不是更加的高超?所以才說當時是抱著投機的心理。

  但是出家之後才慢慢曉得,修禪不容易,一方面是當時真正的禪師很少,也不曉得誰才是真正的禪師;另一方面反省自己的修行,發覺自己也不是修禪的根機,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念佛吧!

  出家後也很懊悔,懊悔自己為什麼到二十八歲才出家?應該當兵回來就出家,早一點出家比較好。更何況像我這樣性格的人不適合在複雜的社會上與人來往應酬,也不適合上班的生活,應該要早點出家才對,但當時的因緣安排就是如此,也無法改變。所以普勸在座年輕學子,如果想要當生成就、廣利眾生,就要把握時間,不要猶豫,早點出家。

  反省過後,自己專依淨土、專修念佛。但當時有關淨土教理方面的書籍很少,只有《淨土十要》、《印光大師文鈔》、《精華錄》、《嘉言錄》,還有毛凌雲的《念佛法要》,或者源長老的《佛堂講話》。

  當時弘揚淨土比較著名的法師為源長老、雲長老與蓮老和尚,而居士就是李炳南居士,以這幾位法師大德比較有名。但是他們所說的淨土教理都還是屬於自力範疇,並不是善導大師這一脈純淨的淨土教理。自力的修行會讓人對往生心存不定,沒有把握而不安。

  也因此,當時對淨土的認知是若要往生必須要念佛念到一心不亂的功夫,對於一心不亂的狀況,當時通常都解釋為禪定的一心不亂,也就是必須要達到功夫成片、夢寐一如的境界。因此,我就想起「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待何生度此身?」既然今生必須成就,那就是今生必須要往生極樂世界才可以,所以為了達到一心不亂的境界,我必須要離開團體,離開大眾,隱居深山才能清淨修行,因為就過去我所看的天台宗《小止觀》《六妙門》等等教理中都談到要進入禪定就必須要遠離紅塵,遁入深山,甚至不看、不聽世俗的種種一切,所以再三思考過後就向大師請長假到山裡面去專心念佛,也是因為那段靜修因緣,我才遇到善導大師的相關著作,才打開了深入了解純粹淨土教理的大門。

(待續)

標籤: 善導大師, 淨土思想, 慧淨法師出家因緣